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昆山:“優等生”的“緊迫感”

[2019-06-13]

2.png

全世界的通行證都在自己手上,靠的就是創新。


連續14年位居全國百強縣首位的江蘇昆山,這段時間來頻提“緊迫感”。


“我們捫心自問,雖然每年經濟有百分之幾的增長,但有多少是新的動能提供的?”“又一年馬上過去了,我們在科創方面,有系統地去謀劃落地了哪些項目?”5月23日上午,廣東深圳,帶領近百人的昆山黨政代表團在當地學習考察和招商推介的昆山市委書記杜小剛連續發問。這場名為“昆山市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深圳)學習研討會”的閉門會,開了5個多小時。值得注意的是,當天下午,昆山(深圳)招商推介會上,69個處于產業鏈高端環節、掌握關鍵核心技術的重大項目簽約落地,總投資達418.2億元——成績斐然與“緊迫感”相映成趣。


這位經濟發展的“優等生”率先遇到了高質量發展的“困惑”。去年七八月間,昆山提出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一流產業科創中心。為此,近一年來昆山各種動作不斷,有人說:“未來,昆山就是科創,科創就是昆山。”當人家還在羨慕昆山“家底雄厚”、臺資集聚、制造業密集時,它已下定決心再次突破。


科技創新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各地都在提,但這需要長期堅持投入。長三角多地都以制造業起家,如今面臨類似的轉型升級困境,怎么破?且看昆山的科創雄心。

  科創的“種子”

1.png

2019年3月26日,一種整體美觀、醒目的“新型PLUS版信號燈”酷炫亮相街頭江蘇省昆山市震川路黑龍江路路口。


3月14日,華天科技(昆山)電子有限公司“懸賞”500萬元。


當日,昆山正式啟動實施祖沖之自主可控產業技術攻關計劃,華天科技此舉,便是對“晶圓級先進封裝技術”攻關的“懸賞”。它真正關注的不止這500萬元,該公司項目辦主任楊旭告訴記者,500萬元只是個“魚餌”,它的作用是與大院大所先建立一個合作,合作中,如果能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和合作的領域,使其他新技術可在公司內落地生根,才是更重要的。


在祖沖之自主可控產業技術攻關計劃啟動儀式上,100項技術需求現場揭榜,115家企業出資16.8億元,主要針對柔性可折疊AMOLED顯示關鍵技術、晶圓級先進封裝技術、蛋白定點修飾技術、低溫工作固態鋰電池關鍵技術等一批“卡脖子”技術需求征集解決方案。


昆山的一位企業家告訴記者,昆山打造產業科創中心,是在多年發展中形成雄厚產業基礎之上,對于發展路徑的梳理和探索。


去年11月,在昆山產業科創中心建設推進大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南策文作為清陶(昆山)能源發展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帶領團隊獲得首批昆山市“頭雁人才”及團隊的1億元項目資助。為何來到昆山?公司總經理李崢說起10年前的事。2009年暑假,李崢參加博士生社會實踐,通過抽簽來到昆山,同一批博士生有20多名,李崢的任務是開展為期6周的材料行業調研。他將昆山下轄的所有鄉鎮全部跑遍了,一圈下來,李崢感觸良多。一方面,“昆山的工業基礎確實好”,他感受到昆山的工廠都很有活力,很熱鬧;另一方面,他認為昆山領導干部對于轉型升級的決心很大,重視創新和人才。2009年,鄉鎮領導便在喊轉型升級,“當時在其他地方,幾乎沒有聽說過。”李崢說。雖然10年前滬寧城際鐵路尚未開通,來昆山考察的博士生們只知道昆山有一家老式禮堂電影院,想看電影甚至要到昆山老火車站坐車去上海。但是,昆山居安思危的超前觀念,給這群博士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這也為后來他們在昆山創業“埋下種子”。


帶著這種感受,李崢在一年后的2010年暑假再次來到昆山,調研目標明確——電路板產業,由清華大學材料系老師帶隊。那次主要在電路板產業較為集聚的千燈鎮,當時看到的景象是,鄉鎮干部已經意識到應當引導電路板企業進行環保提升,并提高生產的自動化程度。


10年前,當李崢這顆“種子”埋下時,昆山本土企業好孩子集團已迎來20歲生日。1989年,好孩子集團正式成立。其前身為昆山陸家中學的校辦工廠,當時正面臨拖欠老師集資款無法還上的窘境。好孩子集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宋鄭還回憶,1987年,他作為陸家中學最年輕的副校長,被派往校辦工廠從事管理,當時還任著數學老師。最初的目標是,“只要撐上幾年,把老師們的款子還上就行。”那時,生產條件太差,沒有技術含量,處于產業鏈底層,還要依靠別人吃飯。


宋鄭還決定自己“搞開發”,一人身兼數職,包括廠長、技術員、采購員、銷售員等,就在這種情況下,發明了一臺推車和搖椅功能結合的“兩功能”嬰兒車。由于無錢投產,只好把專利使用權轉讓給別人,拿到了4萬元。隨后,宋鄭還做了一件讓當時教育局領導費解的事情——建了現在依然在用的好孩子總部大門。教育局領導問他:都等著發錢,怎么還建廠門?他的回答是,就是要工人一直保持心氣,讓他們知道在工廠干是有前途的。


那時他就明白:“創新是最有生命力的”。“種子”埋下至今,這家企業已擁有專利近萬項。


   “抬頭看路”

1.png

長三角不少縣區市都是如此,謀發展埋頭苦干多年,現在正需“抬頭看路”。重視科技創新,是必經之路。可是,以制造業起家的昆山,創新生態還不夠成熟,憑什么吸引科創企業?


人才是關鍵。有專家建議,在高校引進方面,昆山應該借助更多如昆山杜克大學這樣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載體,引入更多國際化人才;在國內,則應該不止步于打造“研究院”,可以像深圳一樣吸引更多“研究生院”,這樣才能保證每年有“人才活水”流入。


在人才環境的打造方面,昆山也需著力。在制造業大發展時期,員工們要求的也許只是最基本的子女就學、老人就醫等,而到了人才科創時代,國際學校、頂級醫院、交通便捷、文娛配套等各類優質資源,一個都不能少。


以理發為例,從昆山某科技創新平臺到最近的理發店,騎車要20分鐘。若把昆山的人才公寓與深圳寶能科技園的公寓相比,差距不小。昆山工研院副總經理金洪建告訴記者,寶能8棟公寓樓可以為1萬多人提供服務,生活在此的各公司人才之間能夠相互思想碰撞,“這樣的活力難以想象”。如昆山發改委主任秦珊珊所說:“一流的環境才能吸引一流的人才,一流的人才,才能支撐一流的產業。”人才狀況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城市層級。


昆山干部都對深圳科創印象深刻。其中難以繞開深圳國企國資擔當起“天使投資人”角色,深度參與科創投資、產業培育等方面的先進經驗,尤其在新技術、新產業等領域作用巨大,如“大疆”“柔宇科技”等科創明星企業,都受益于深圳國資國企的幫助。


“有耐心的資本”被金洪建重點提及。昆山要建設產業科創中心,決非一日之功,正如企業的“天使投資”一般比較漫長,5年、10年不鮮見。金洪建建議,政府層面是否可在稅收等方面給予一定優惠,引導“有耐心的資本”進入昆山,以企業或團隊未來的潛力為參照,實現“好的項目與資本之間的良性互動”。


記者進入昆山科技局一個會議室,便可看到懸掛著的機器人產業鏈、OLED產業鏈等全景圖,這也正是昆山營商環境的縮影,了解才能更好服務。近來,昆山高度重視營商環境打造,全力打造“1330”不見面審批“昆山服務”品牌,即開辦企業1個工作日內完成、不動產登記3個工作日內完成、辦理施工許可30個工作日內完成。很多人會提及這樣的話:“政府就像‘空氣’,企業日常經營一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一旦企業需要,政府就能變成必不可少的‘氧氣’。”


不少昆山干部認為,昆山需緊抓上海溢出效應,對接上海公共服務平臺和大儀器大裝備共享資源,加快滬昆協同創新平臺建設。去年12月1日,首張“昆山—上海通用通兌科技創新券”發放給了福立旺精密機電(中國)股份有限公司,面值30萬元。憑此券,昆山企業可直接購買上海科技服務資源,上海服務機構可直接在當地兌現昆山財政扶持資金。福立旺精密機電(中國)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長許惠鈞告訴記者,“創新券”就像一張通行證,讓昆山企業接觸到更多高端科研設備和高新技術。“創新券補貼可以直接抵扣,不增加企業的成本和負擔。”昆山市科學技術局副局長劉才喜說。


為了實現科創雄心,企業也在行動。宋鄭還在探索,他正帶領好孩子集團聯系市場需求,連接自身核心研發團隊與外部團隊進行聯合攻關,搭建好用戶平臺,做好生態圈的組織者。今年4月19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譚建榮被聘為好孩子集團“首席科學家”。同時,好孩子分別與清陶(昆山)能源發展有限公司、江蘇大學簽約,共建蘇州好孩子清陶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和兒童安全座椅聯合研發中心。


   創新與市場同步

1.png

科技創新不能操之過急,也不能用力過猛。


2016年,清陶(昆山)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在昆山成立,開發全固態鋰電池。早在2013年,該公司就有了產業化機會,但當時考慮到,創新技術的落地和量產一定要與市場發展節奏相一致,否則欲速則不達。李崢認為,不能只盯著手中的技術,不顧及市場反應,“為了產業化而產業化”。


關注創新與市場同步的不只清陶。2014年成立的蘇州普熱斯勒先進成型技術有限公司也是如此。專注汽車輕量化發展的這家公司,雖然主要業務是汽車零部件等產品,卻“迷上”研發和制造裝備生產線。該公司董事長安健介紹,裝備研發和制造隊伍主要根據市場潛在發展方向,不斷為工廠研發新的裝備。在安健看來,既要滿足客戶現有需求和市場應用需求,又要做到創新不落人后,真正使創新與市場節拍同步,做起來挺難。


處理好創新與市場的關系,關鍵還是要將科創“主動權”交給市場和創業主體。


“5G需要用了,已經準備好了。”蘇州能訊高能半導體有限公司總經理任勉的回答很簡短,該公司從事氮化鎵材料的研發與生產,這是國產化5G通信芯片制造的材料之一。他補充道,2011年,公司來到昆山之前,已經在西安做了5年時間,當時在理論層面就已看到未來的需求,“選的這條路看清楚了,就要挨得住寂寞。”任勉說。


今年3月14日,即昆山“祖沖之紀念日”當天,昆山工研院作為公共技術服務平臺,圍繞四大主導產業,以龍頭骨干企業為主體,大院大所為支撐,共建了四大主導產業關鍵技術研究院。其中之一便是與能訊高能半導體、中科院微電子所昆山分所共建氮化鎵電子器件技術研究院,以解決四大主導產業之一的半導體“卡脖子”的技術難題。


宋鄭還說,要做世界上沒有的產品。沒有供給不代表沒有需求,他要做的“世界上沒有的產品”,正是來自對于需求的深刻洞察。好孩子的汽車兒童安全座椅業務大概在1998年起步,近些年他們在這一領域不斷實現技術突破,比如其安全座椅內部有一個吸能裝置,使用了應用于太空返回艙的蜂窩鋁材料。這是宋鄭還曾經在德國高速公路上產生的緊迫感,他認為當時的標準還不夠。為此,研發中心嘗試了軟木、彈簧等上百種方案和材料,前后經過12萬次撞擊實驗,以超過時速50公里的國際標準進行測試,最終選定太空返回艙所用的蜂窩鋁材質,至產品上市,前后經歷50個月。如今,該公司兒童安全座椅在汽車工業高度發達的德國,市場占有率不低。有趣的是,宋鄭還的一位朋友從歐洲買回來5把安全座椅,后來發現全都是好孩子的產品。


“全世界的通行證都在自己手上,靠的就是創新。”宋鄭還說。昆山有魄力、有自信,更有“緊迫感”。全長三角也應如此,在科技創新的應用上,時不我待,共同發力突破。


一肖中特连准八期